袁世海:我的艺术知己李少春

完璧归赵剧本 2021-02-26 19:31:26

导读:袁世海:我的艺术知己李少春约有10146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1分钟以上。内容由律师委托整理编辑,关键词是完璧归赵剧本袁世海:我的艺术知己李少春;主要讲解的内容是母亲手稿遗失多年后完璧归赵让英达特别感慨冥冥意中命运自有安排的是,当年,母亲翻译的剧本《阳光下的葡萄干》手稿流失民间,不...的相关信息,具体详情请阅读下文。

完璧归赵剧本 袁世海:我的艺术知己李少春

李少春与袁世海

我和李少春第一次见面是在天津,那时我跟李盛藻师兄从东北转到天津,连唱了两期。唱完了,中国大戏院的经理人李华亭不让我走,留下跟章遏云唱。当时章遏云酝酿要去香港(后来没去成),正物色人才,他们想要我参加,同时还曾经议论过要少春来演义武老生。但当时只耳闻有这么个人,连名字也说不清,谁也没见过,因此要看过他的演出之后再做决定。李华亭来找我商量,要我跟少春合演四天。我当时既不知少春其人,又听说他是小达子(李桂春)的儿子,心里不大愿意。我说我好容易混得有点儿眉目了,他一个小“外江派”,那不乱套了。这都是那会的成见,总觉得不是京角儿不够意思,要不说人家“外江派”哩?还有叫“海派”的。但是李华亭说,这个人可不一般,能文能武,他说我们正好是旗鼓相当,我只是将信将疑。于是他约我第二天去看少春练功。第二天在李桂春老先生住的河北大楼楼下的地窨子里,我头一次见到少春。那时候好演员最讲究乐队合作,自己家里都养着乐队人员,练的时候,都有锣鼓配合。少春正在练《八大锤》打锤将。头戴着紫金冠,身穿着大棉袄,那会儿天正热,他练得满身大汗。《八大锤》这戏我虽见的不少,科班里也常演,但我看见过的都是念完“抬枪带马”脱褶子,把鸾带掖起来,再把狐狸尾一系,盘在腰里,功夫较深的武生差不多也都是这样。有的在打锤将的时候还摘掉穗子,怕打起来搅乱。可这次看到的少春却是狐狸尾散着,背后搭个扣儿就完了,鸾带也不掖,穗子也不摘,打起来,双枪一举,一个鹞子翻身,狐尾、鸾带、穗子、翎子、择得干净利落,身段那个美,腰腿那个灵,真帅,那叫没说的。练完了,喝口水,擦把汗,大棉袄一脱,换上褂子,跟我们稍微一打招呼,“咙儿咙咙”胡琴就响了,紧接着他就开始吊嗓子。《珠帘寨》、《四郎探母》两出大戏,吊的是全出,最后是《断臂说书》的王佐。好家伙,又是西皮,又是二黄。唱的是味儿,打的是样儿,一丝不苟,全有规矩,真是文武全才。看了之后,我非常高兴,连声说道:“真高!真高!”打从这时候,我们就开始合作演出了。这时少春19岁,我22岁。从这时起,我们先后合作了二十多年,在艺术上互相切磋,在生活上互相支持,哥儿俩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在二十多年的同台演出中,少春的艺术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的艺术成就是多方面的,我想先就两方面谈一谈:一是他的基本功扎实,这是他进行艺术创造的基础;二是他在艺术上的虚怀若谷,永不满足,博采众长,充实自己的精神。

完璧归赵剧本 袁世海:我的艺术知己李少春

京剧《八大锤》

李少春 饰 陆文龙

完璧归赵剧本 袁世海:我的艺术知己李少春

京剧《断臂说书》

李少春 饰 王 佐

少春出生在梨园世家,称得起是家学渊源。李桂春老先生是能演河北梆子和京剧的著名演员,多才多艺,能文能武,善唱善做。他课子很严,专门请了练功的老师到家里来,教少春和他弟弟幼春练武。少春学习非常刻苦,他除了跟先生练功之外,自己还摸索了一套苦练的方法,比如说我初次见他时在大热天里穿着棉袄练开打,就是其中的一端。这样练,练的时候虽然特别热,可是上场时脱了大棉袄,换上箭衣,那就轻松多了。再有我见他经常穿着双高腰皮鞋,还从来不系鞋带,我问他:“这多坠脚哇?”他说:“我就是为了坠脚。”我说:“那你不难受啊?”他说:“这会儿难受,到台上就好受了。脱下这双鞋,换上薄底,您瞧我就和光脚一样。”本来我在冬天演戏,里面总是穿条褡裢绒的长裤子,为了保暖。有一次,少春对我说:“三哥,我告诉您,赶明儿您试试,您把绒裤脱了,里面就穿裤衩,登上彩裤,下身能感觉轻省一大半!特别僄,不僄而自僄。”我照着他说的一试,就是觉着轻省,不像里边穿着绒裤那样裹巴得慌。打那儿就留下了这个习惯,直到今日。他就是这样爱动脑筋,处处留心,无时无刻不在想着提高自己艺术。

那时候上海演戏的习惯是每个本戏里都有一段开打,连台本戏的每一本里也是这样,为的是火爆热闹。少春小时候在上海,随他父亲唱戏,主要是参加到李先生演唱的连台本戏里扮个侠客、偏将什么的,专演武打。这些武打要求功夫深,打得猛,而且要求花样翻新,与众不同。他和幼春一起研究,精心设计了许多别开生面的武打,这为他后来的创造人物和表演打下了很好的基础。

完璧归赵剧本 袁世海:我的艺术知己李少春

京剧《水帘洞》

李少春 饰 孙悟空

我们头一次合作唱四天五场戏,第一天是《击鼓骂曹》、《两将军》双出,卖座很不好,也就卖了二成座儿。那会京、津两地的观众光爱看京角儿,不吃外江戏,一听是从上海来的,就不大喜欢看,又没听说过李少春这一号儿,座儿卖不上去,剧场请来几百人还没座满半堂。可是这两出戏一场下来,不仅唱得好,做的也好,文是文,武是武,那个规矩。虽然上座不多,但看完戏观众交口称赞,头天看戏的就给传开了,第二天座就上去了,卖了个六七成。第二天是《水帘洞》带《闹地府》,《闹地府》过去北方没有,是少春自己给串在《水帘洞》后面的。少春是北边的戏路子,南边的技巧。在这个戏里,就加了不少过去北方所没有的技巧。“闹龙宫”里的一个蹿椅子,在椅子背上坐住,就特别新鲜。那时候,杨(小楼)派的武戏讲究派头,武戏文唱;尚(和玉)派的特点是瓷实,这些轻巧的动作,当时北方就没见过。《闹地府》里更有绝的:棍儿一戳地,旱地拔葱,两张桌子上去了,其实这是撑杆跳的技术,当时他把体育上的东西用在这戏曲上,也真透着新鲜。戏里的大头鬼是幼春扮的,拿着一把大扇子,一变变成了中扇子,再变又变成了小扇子,最后变成了一小玩意儿了。我在这戏里演判儿,过去我有昆曲《火判》等戏的基础,但有些日子不跳了,我又现请韩富信师兄给我捋的。我也是喷火什么的全有,反正谁有什么本事都发挥出来。少春的武把子也有不少新的创造,水晶宫借兵器,猴儿还能耍叉,“闹地府”还耍双头锤,演得大受欢迎。那天李吉瑞、尚和玉、李桂春三老都坐在台上看戏。下来之后尚老说:“嗬!你这尽是‘化学把子’啊!”打这儿“化学把子”之说才传出去了。那会刚兴“化学”制品,说“化学把子”也有赞美这个新鲜之意。李老、尚老都向李桂春老先生祝贺:“你这孩子接上了!”“李家门儿有后了!”到第三天少春演《打渔杀家》、《恶虎村》(我的濮天雕)双出,就满堂了。可见不管别人有什么门户之见,有真功夫,就能征服观众。第四天白天演《八大锤》,李少春前陆文龙,后王佐。我的金兀术;夜场演《打金砖》(从《草桥关》到《二十八宿归天》),我的马武。这两场戏的演法当时也都是挺新鲜的,上座都很好。《打金砖》这戏从前北京也没有,据说就是李桂春老先生首创,后来才传到北京。

完璧归赵剧本 袁世海:我的艺术知己李少春

京剧《智激美猴王》

李少春 饰 悟空高维廉 饰 唐僧

李宝櫆 饰 悟能李幼春 饰 悟净

刘乃崇 摄 孙佳良 藏

因为少春的几场戏,越来越受欢迎,中国大戏院接着办了一次夏季游艺会,京剧仍是约的李少春,演了一个月,我一直与他合演。这一个月中我们排了几出新戏,其中有一出《智激美猴王》,本子是拿上海的连台本戏《西游记》里的一本当底子,我们大伙攒的,有少春、李宝奎、高维廉,还有我。你一言,我一语,你加点儿这个,我加点儿那个,一边攒出本子来,一边也就对好戏了。少春在这个戏里创造的东西可就更多了。他把《通天犀》的椅子功用上又给发展了,《通天犀》的椅子上的表演都是在平地上,这戏是把椅子放在高台上,两腿一勾椅子背,倒挂下来,难度大,观众看着不一样。当然现在《闹天宫》里也有的加上了,可这是打少春那儿兴起的,少春是头一份儿。“斗六贼”又有许多特别的打法,他那个挺脖子的乌龙绞柱,虎跳前扑,跟斗落地的“范儿”,都和一般的不一样。少春的毯子功、把子功,文的、武的都不是僄教僄学,而是扎扎实实,基础深厚。他曾经对我说过:“当初练毯子功的时候,串五个虎跳前扑还没撒把呢。老爷子不让撒呀!”他的功夫到家,十分严格,合乎规格,就是这么练出来的,因此他的艺术超众,这就是功夫不饶人!这戏里还有一个“钻塔”,高处立一个宝塔,每层门都有,看着都是黑洞,最大的那个门离地有两张半桌子高。门上有块黑布,看去也是黑洞。猴儿一指:“八戒,那旁有人来了。”“在哪里?”八戒一回头。“蹭!”这里猴儿一个高毛钻进塔里边了。这是钻圈儿的功夫,要看得准,钻得准。因为几个洞都是黑的,得找准了,又得蹿得高,真是绝活。要不是功底扎实,那是办不到的。再一个是打完了,翻完了,紧接着返回花果山,一句[导板]“云遮月”,高八度唱。前边打了一个够,翻了一个够,张嘴就唱,真要劲儿。这都是他平日在家里苦练的结果。他讲话:“我要越打完了就唱越觉着舒服。”当然,他唱、念、做、打的功夫都到家,先唱后打也一样精彩。在上海他能唱《四郎探母》、《铁公鸡》双出,《铁公鸡》一点儿也不含糊,直呼直令,跟斗过城从来没蹭过城片子,准得很。《铁公鸡》我的向帅,我们连跑八个圆场,我还抓这么一个哏:“你要把我老头子累死啊!”他还唱《奇冤报》、《红逼宫》连演《铁笼山》(我的司马师)双出。他就喜欢一文一武地唱,觉着这么着痛快。

完璧归赵剧本 袁世海:我的艺术知己李少春

京剧《战太平》

李少春 饰 花 云

他的猴儿戏可以算得别具一格,他是“南北和”,南猴儿的轻巧、活泼,北猴儿的大气、沉稳,他都兼而有之。他塑造的孙悟空不是毛猴子,不专在猴儿像上下功夫,而是猴王,齐天大圣的气度。他拜余叔岩以后,余先生给他约法三章:不许唱双出,一文一武不行,像《八大锤》前陆文龙,后王佐就不能这么唱了;不许胡唱,像《盗魂铃》之类的戏都不许唱,说是要唱“人戏”。那天在华乐园唱《盗魂铃》,都贴出去了,少春带信来,老师不让唱,不能唱了。管事的陈椿龄对我说“三哥哎!你解围吧,也只有你了。”在科班里,叶盛章的二本《安天会》收猪八戒,我演过猪八戒,这戏还能对付,早上现编词,反正一句一出,都是花脸的唱,什么都搁上了,晚上就上了。因为少春的武功好,猴儿戏演得好,猴儿戏才没让他全收。少春从小就崇拜余叔岩,常听余先生的唱片,还经过余派的教师陈秀华的教授,唱文戏从来就有余味儿。为了拜余叔岩,可是费了不少周折。拜师以后,头一出就学的《战太平》。余先生是真教啊!一点一点地示范,一点一点地说,哪儿的“范儿”,哪儿的劲儿,都给说到了;少春也是真学。余先生中午十二点多才起床,两点多才吃“早点”,说戏总要到夜里一两点才开始,熬得人困马乏,真够苦的。少春在余先生那里圈起来学了一阵子。他是一门心思地学,虽然余先生对他亲自教了三出戏,第二出是《定军山》,第三出是《宁武关》,三出全是靠把戏,余先生就是拿这些戏给他打底子。后两出还是口述的多,但他是真正掌握了余派的真谛,这是他致力钻研的结果。他学余真是苦心孤诣,就是平时和余先生聊天也不放过学习的机会,有许多东西,像《洪羊洞》、《失街亭》、《法场换子》等戏,他都是在聊天中得到的。学艺就是要把老师的艺术精华,也可以说是老师进行艺术创造的窍门儿学到手,没有他这个窍门儿,你的东西出来得就不顺当,学跟硬砍实凿就是不一样。

少春学余,但他绝不拘于一格,他根据人物的需要,博采众长,兼收并蓄。抗战接近胜利的时候,我们排了个新戏《文天祥》,少春的文天祥,我的前贾似道,后伯颜。本子原是上海张善琨他们的电影剧本,有一度张善琨既搞电影,又挂天蟾舞台,少春从天蟾搞到《文天祥》的电影剧本,改成京剧。这戏他曾在天蟾演出过,唱四个小时,场次也多。回到北京又重新改本子,特别强调做、念,排这个戏是他艺术上的一个转折点。余派也讲做、念,但关键是唱,讲究四声,讲究韵味,而文天祥金殿斗贾似道这场戏,根据人物、剧情,完全按余派这种四声、韵味的念法,不能充分表现出那种激烈、紧张的情绪。少春反复推敲了文天祥的人物性格和他当时的思想感情,在念法上采用了麒(周信芳)派的东西,他又不全用麒派,而是在余派念法的基础上,吸收麒派中的斩钉截铁、激昂慷慨的特点。融进麒派的东西,是他跳出余派圈子的开始,但又不失余派的本色。这个戏后面还有大开打,最后取得胜利,老百姓打着旗欢迎文天祥进入临安城。孙盛武扮一个百姓,诉说沦陷之苦,最后抓了一个吃混合面的哏,台底下大为轰动。其实那会儿也是配合形势,不过没这种说法,那时我们不懂文艺为人民服务,只是说点儿观众心里的话,也是演员自己心里的话。这种戏外现抓哏的办法,我们戏曲舞台上是有传统的。

完璧归赵剧本 袁世海:我的艺术知己李少春

京剧《文天祥》

李少春 饰 文天祥 袁世海 饰 伯 颜

抗战胜利以后,翁偶红先生写了一个《百战兴中唐》的剧本,中华戏校校友剧团先演的,我和少春都去看了。记得是王金璐的南霁云、萧徳寅的张巡、王和霖的雷海清,陈永玲的梅妃。少春很喜欢这个戏,我也很喜欢张巡这个人物。我们到上海,翁先生也被上海大来公司请去,我们在上海排的这出戏。《百战兴中唐》写的是安史之乱,张巡、许远死守睢阳,郭子仪等收复失地,唐朝中兴的故事。少春在这出戏里一赶三:前面饰雷海清(是梨园乐师、弹琵琶,与李龟年齐名),老生,有大段骂安禄山的唱。中间饰南霁云,武生,箭衣,甩发,这是个重点场子。我演张巡,张巡困守睢阳,派南霁云去搬兵,临别时,张巡向南霁云一拜,南霁云说:“末将怎受元帅一拜。”张巡说:“我拜的不是将军,我拜的是国家的命运也!”非常激动人心。每念到这里,观众总是满堂掌声。在这场戏里,张巡有大段念白,然后接唱四句[二黄散板],垛句,头一天演出,我唱完就切了。下来少春一琢磨,觉得到这儿切还不够劲儿,南霁云的戏不足,整个气氛没有充分发挥出来。第二天再演时,他就添上了几句唱。我念完“国家的命运也!”唱[二黄散板]三句,他接着唱三句[散板]“辞别了……”边唱边下拜,我给出主意可以吸收《浔阳楼》戴宗送信搭救宋江那个三拜的表演,少春便在这里也用了三拜,拜元帅张巡和副帅许远(李世霖饰),宋江是文拜,他是武拜,动作大,激烈,紧接着骗腿上马,打马下。这场戏的唱、做、舞蹈都安排得好极了,收到了强烈的效果。后面他饰演郭子仪,武老生,白满,开打,又有许多新鲜的把子。少春是看准了才撒网,撒网必有收获,这说明他在艺术方面有独到的见解,认真的态度,不肯轻易马虎从事。麟老牌去看了这出戏,很赞扬,表示他也要排,改成《守睢阳》,他说他要演张巡,还谈了他的设想,可后来没见他演出。少春在这出戏里演的雷海清骂贼,在唱的里面又融进了马派的东西,可以说这是他采用马先生的演唱艺术,来丰富和提高自己的艺术创造的开始。

完璧归赵剧本 袁世海:我的艺术知己李少春

京剧《将相和》

李少春 饰 蔺相如 袁世海 饰 廉 颇

(1953年郑小箴摄)

解放后,在我们排演的《将相和》里,他吸收马派的表演和唱法就更多了。《完璧归赵》中蔺相如扑油锅,1951年初排时是叉油锅。蔺相如扔纱帽,脱官衣,走“抢背”,然后四个人把他举起来,一声喊叫,要叉入油锅,蔺相如临危不惧,视死如归,秦王无奈,只得喊一声:“放下来!”接唱“快快放下蔺先生”。这是利用了《九更天》的演法,当时演出时还是收到了一定的效果。1952年,我跟马连良先生到东北演出,马先生和我也排了这个戏,马先生认为蔺相如被秦国的人脱去官衣,有失气节,叉油锅的处理又太被动,显不出蔺相如的大智大勇。因此我们演出的时候,马先生改成扔纱帽,甩发,主动去扑油锅。这一改,一方面更加形象地表现了蔺相如的视死如归,另一方面有表现了他是胸有成竹,反将秦王一军。秦王本来就是要以他的威严来压蔺相如,蔺相如不只是顶住了,而且还主动去扑油锅,这可把秦王窘住了,不得不连喊:“慢来,慢来!”接唱“快快拦住了蔺先生。”一下子就使秦王闹了个大被动,威风扫地,气焰全失,大大突出了蔺相如的胜利。这显示了马先生的艺术才能。我回来又和少春合演这个戏时,我把马先生的演法给少春一谈,他认为马先生改得好,要我详细介绍马先生的表演,再演出时,他就采用马先生这个路子。在身段、水袖、脚步各方面都吸收马先生的演法。后面唱的“背转身来微微笑,奸王中了我的巧妙高”。两句的行腔,马先生是平唱,没有高腔,少春学马,却把“微微笑”三字翻上去,高八度唱,又是余味,又是马味。还有“瘢瑕在哪里?瘢瑕在哪里?瘢瑕在这里!”手势、眼神,他把周先生的细小的表演全拿过来了。《渑池会》里重复的念白:“秦王请来击缶,秦王请来击缶,秦王请来击缶!”一声比一声高,用紧脚步上前,边说边欺,念得挺拔有力,生情结合,大有拼命之势,压得秦王不得不击缶,也是参用的周先生的表演,实在精彩。

《将相和》是少春文戏的一个大提高,他已经进入成熟的阶段,创作经验,表演手段都丰富了。少春从没有门户之见,只要你好,我就学。他吸收各家之长,为我所用,念、做学周,唱学马,但他又始终不脱离余,这就创造了他自己的独特风格。

完璧归赵剧本 袁世海:我的艺术知己李少春

京剧《野猪林》

李少春 饰 林 冲 袁世海 饰 鲁智深

在武戏方面,他学杨小楼先生,又学盖叫天先生。他没有赶上向杨先生学戏,他的杨派戏是专教杨派武生的教师丁永利教的。1947年,我们在上海跟程砚秋先生唱了一期,少春挂二牌。程先生赞叹说:“我唱了这么些年,跟我配《红鬃烈马》的,还没有一个能在前面唱完《两将军》后面接唱薛平贵的。”这期完了,少春回北京,动手搞《野猪林》的本子。我留在上海又跟李万春唱了一期。生病回到北京。在我养病期间,少春来看我,问我是不是在上海跟老万唱了《野猪林》,什么路子?要让我介绍介绍经验。我说没演成。他说他的《野猪林》本子已经搞起来了,就盼着我回来合作呢,于是我们就一起研究本子。这时少春正在困难时期,一心想搞出新戏振作振作。我说:“我喝老万在上海虽然没演,但是我对这个戏有些想法,特别是我看了周先生演的《大名府》之后,总想着可以在这戏的公堂一场里吸收麒派的演法,我们可以研究。不过要搞《野猪林》一定要去请教郝老师,这戏当年杨、郝合演,十分轰动,郝老师对鲁智深这个人物有深刻理解,同时我们也需要有个前辈给指点指点、撑撑腰。”少春接受了我的意见,我们就一起去找郝老。郝老把当年他和杨先生演出的情况,仔仔细细给我们说了,并且还介绍了杨先生曾经要在菜园结拜以后加一段舞剑的设想,少春就根据这想法创造了林冲舞剑的表演。这一套剑用的是太极剑,从武术里面吸收来的,这就是我们演出的《野猪林》里那一段林冲舞剑的由来。后面那句“要学桃园美名扬”的杨派唱腔也是郝老给说的,每唱必有好。在“野猪林”这场,少春提出要唱[拨子],可那会儿北方还不多见用[拨子]的,特别是搁在林冲身上,谁都知道《野猪林》是杨、郝的杰作,有口皆碑,我们在海报上又冠着“杨君小楼拿手杰作,郝君寿臣亲授”,这么干成吗?少春说:“这里不用[拨子]用什么呀?我看就得唱[拨子]。”有人不赞成,可也没什么别的好办法。我是少春的支持者,我说:“不管搁什么,就看它合不合乎人物,合不合乎剧情。”杨先生的这场戏比较简单,就四句[散板],少春用上了[拨子],苍劲,悲凉,再结合翻滚、甩发、夺棍等许多表演,节奏、情感都十分得体。对林冲被逼上梁山,在“逼”字上重重地加上了一笔。郝老对少春的这个创新,十分赞扬。后边“山神庙”开打,一个人打八个人,使衣裳打,也是少春的新创造。用衣裳打八个人,有人说不合理,其实还是在情理之中。当时敌人来了个突然袭击,林冲并没有思想准备,被迫仓促应战,他手里必须又件东西抵挡一阵;另一方面他是八十万禁军教头,来人虽然仗着人多势众,然而心里还是有点儿含糊,又是铺天盖地的大雪,雪飞土扬,连迷带打,敌人近不得身,这是林冲急中生智,生活中虽然不见得可能,但是艺术上却令人可信,这就是艺术的真实。由此可见少春的胆识,在艺术上,他肯学习,敢于创新。这场戏的武打设计,幼春也出了不少力,幼春自小就是少春武打的好搭档,少春的许多武戏都是幼春的功劳。解放初期,《野猪林》一炮而红,我们带着这个戏到上海、无锡、南京,两个多月卖座不衰。回北京后,田汉老、马彦祥同志帮助我们成立了新中国实验京剧院。那时候少春认识到剧团必须有编剧人员,我们商量着把翁偶红先生请来,真是如虎添翼,剧团搞得火火爆爆,新戏层出不穷。我们那时候真够艰苦的,写“单头”(抄给每个角色的单词)都没有纸,就买小摺子(那会儿记账用的)代用;没钱置布景,只能做一棵树,倒拔垂杨柳是它,“野猪林”还是它。宝刀是借用的《铁公鸡》挎刀上场的那把刀,黑鱼皮鞘。道具虽然简陋,但大家在艺术上却用心琢磨,“舞台上一棵菜”,团结的很好。

完璧归赵剧本 袁世海:我的艺术知己李少春

京剧《响马传》

李少春 饰 秦 琼 袁世海 饰 程咬金

《响马传》是我们参加国营剧团之后编写排演的,在十年大庆时演出。从劫皇杠、贾家楼开始,到观阵、破阵。这剧本也是翁偶红先生写的,少春演秦琼,我演程咬金。他用的是盖派的技巧,余派的造型。《洗浮山》少春自己原来就有,余先生又给他说过,他在《响马传》中摘的就是这个戏的路子,箭衣、软罗帽、厚底,背插双锏,手挥马鞭(《洗浮山》是背双刀、薄底、可盖五爷用厚底),一个个亮相都像雕塑一样,全是圆的,这是余派《洗浮山》的路子,而弹胡子、勒马、跟腿的势子又都是盖派,身段边式、漂亮。他把《打登州》放在“观阵”里面,不披枷带锁。“观阵”他是跟她父亲学的梆子的,同时还学习了山西蒲剧名须生张庆奎的《观阵》里的一些表演,使得秦琼这个人物从外形到气质都透着英武、大气。他的本事就在于会“化”,不管是周的、马的、杨的、盖的,各派精华他都拿来化在余的基础之中,对兄弟剧种的好东西,他也吸收进来,丝毫不露刀痕斧迹,简直是浑然天成,这就是少春的高处。他一生创造了许多的人物形象,文的、武的,古代的、现代的、年老的、年轻的,都形象鲜明,有血有肉,各具特色,无一雷同。这不能不归功于他的功底深厚,又虚怀若谷,博采众长。他有派,但又不为派所限制,而是根据人物,根据剧情,吸收各派之长,以丰富自己的表演,增强艺术的感染力。可以他过早地离开了我们,没有来得及把他对京剧艺术发展所作的贡献加以总结。

回忆我和他共同合作的二十多年来,在风雨中,我们同舟共济,在坎坷的道路上,我们互相扶持,结成了艺术知己。解放后,我们又一起感受到党的阳光雨露,使我们能在艺术上有更多的长进。我无限珍惜我们的友谊,深切怀念一起战斗了二十多年的战友。今天我们来研究他的艺术,就要很好地学习他苦练基本动,虚心学习,努力创新的精神。

(蒋建兰记,原载《戏剧论丛》1982年第2辑)

   

以上就是由律师委托完璧归赵剧本整理的“袁世海:我的艺术知己李少春”的相关信息了。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内容均为律师委托整理排版。更多精彩内容可持续关注律师委托频道!转载请注明出处:袁世海:我的艺术知己李少春:http://www.lvshiweituo.net/news/39668.html

上一篇朱晓洁:按“图”索骥,智慧导学——探微“思维导图”在高段语文课堂中的“导学式”运用

下一篇母亲译作手稿奇迹般失而复得 英达重回北京人艺执导话剧

相关文章